最新资讯
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最新资讯 >

飞入了金光洞内

更新时间:2020-03-16 点击数:

第一百零一章:返程
 
(上回说到,顾焱擒下了太虚真人……)
 
“他传授了我许多上古丹毒之术,如若你身上的毒是我们望月堂所为,那一定是他下的手。也许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那就杀了我吧,正好本座解脱,一了百了!”
 
说罢,鹤顶真人有些嘲讽的看向一旁的虚空,“张老儿,你看了那么久,莫非还想装糊涂?我早知道,那几个蠢货瞒不了你!”
 
顾焱下意识的望向一旁,但见那虚空之中,竟产生了涟漪一样的波动,一道柔和的银光闪过,显出一个身着白袍的老道,正是张真人,这张真人见顾焱望了过来,忙打了个哈哈,“哈哈,老夫恰巧路过,纯属意外……”
 
张真人向四周打量了一番便准备离开,眼中尽是躲闪之意,“老夫向来不理世事,也不想被世事牵绊!尔等那些琐事于老夫无关,老夫这就离去……你们继续,继续……”
 
还不等顾焱开口,这张真人眨眼睛便化作了一道银光遁入虚空,见状,顾焱张了张口,又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这张真人怕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这才尾随于后,但奈于张真人身份微妙难以出手,被鹤顶真人识破之后才不得不现身。
 
思索一番后,顾焱决定继续审问鹤顶真人,“那太虚大人在哪?他真正身份是谁?是否掌握了一些上古魔丹的丹方?”
 
他摇了摇头,“这等事情,我根本一无所知,只知他是天界散仙,与五派有着极大的渊源,至于其是否掌握了魔丹丹方,我更是一概不知——呜哇!”
 
忽的这鹤顶真人吐出了一口黑血,瞬间七窍流血,面露诡异之色,“一场好戏,马上开锣了……”说罢,便见这鹤顶真人渐渐没了气息,不多时便化作了一滩黑水、
 
见状,顾焱叹了一口气,一扬手,那些锁链便化作了金光,尽数回到了其体内。
 
其实此等情况他也想过,这太虚大人若是如此轻易便被扒出来,那么他也不配作为这青袍门的门主,更不会将青袍门经营的如铁桶一般。
 
随后其便化作一道金红色遁光朝外遁去,待到了盘虬洞内,却发现张真人早已不见了踪影,他暗自叹了一口气,如今鹤顶真人已除,张真人怕是已经去找五派高层密会,自然见不到张真人了。
 
他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心中略有些烦躁,此行程颇为不顺,鹤顶真人自戕,也没有问出来实际的东西,按照先前的计划,抓到鹤顶真人之后,自然是回师门禀报。
 
但顾焱此刻却有些心烦意燥,返回师门的念头也便没有那么重,他略思量后,微微一笑,倒不如发一道传音符回去,将此事禀报,然后去天墉城走上一遭,游历散心。
 
天墉城乃是中洲修士聚集的枢纽,此番也算是入世修行,而且他虽已购得法宝,但并未开始淬炼,如同鸡肋一般,借此机会,淬炼法宝,提升自身实力,也算是一桩两全其美的事情。
 
于是乎,顾焱一掐诀遁回了乾元山,右手霞光一闪,他闭上双眼,喃喃自语了几句,便见其手中的霞光逐渐收缩变形,眨眼睛便化作了巴掌大小的一道红色符咒,顾焱睁开眼睛,略一甩手,那道符咒便化作了一道红光,飞入了金光洞内,而后其朝着太乙真人所在的洞府拜了一拜,便化作了一道遁光朝着山门方向飞去。
 
……
 
天墉城内繁华依旧,人来人往,仙俗共居,各色遁光在天墉城上空屡见不鲜,而天墉城内的凡人居民也早就习以为常。
 
此刻广阔的的街道上,一生得极为清秀的红衣少年正漫不经心的踱着步子,时不时朝着四周瞥上一眼,此人不是他人,正是顾焱,这天墉城被称为中洲的枢纽,自然不是仅仅只有繁华的表象,更是修士历练,寻找机缘的所在。
 
这天墉城资源极为丰富,修士所需妖宠,装备与一些丹药自是不必说,更吸引修士乃是一些天墉城联合五派与天庭发布的一些任务,这些任务难度得当,报酬更是丰厚,但这些报酬却不是修士所流通的散币,而是可助长修为与道行的灵气或者紫气。
 
之前顾焱所帮白邦芒所做的事情便是其一,但这些任务,一月只能接下一次,到了顾焱这个境界,一些任务的报酬对他的增益已是不大,但有一些任务还是极为适合的。
 
比如坐落在天墉城东北角的一座八角高塔,此塔由天庭所建,名为通天塔,共有二百一十层,凡诚心向道者,皆可在此塔内潜心修炼,领悟天道。但只有凝丹境及其往上的修士才可进入,每个境界的修士都有自己对应的塔层数,挑战完成后,可选出塔,也可选继续挑战,但越塔挑战愈是往后,愈是困难,修士们往往都是组队结伴而行。
 
思至此处,顾焱朝着那通天塔望了一眼,只见此塔高耸入云,一眼望不见塔尖,一道道五色霞光朝着通天塔蜂拥至来,行成了一个个霞光漩涡,极为旖旎。
 
但真正引顾焱注意的是,塔身之上竟有八根人头粗细般的金色锁链从八个方位紧紧禁锢着此塔,将其牢牢困在地面,传闻此塔年久通灵,生出了脱离天墉城的念头,偶尔一日被天庭的巡逻仙官所发现,便禀报了上去,天庭而后锻造了这八根缚灵锁链,将其通天塔的灵识给镇压了下去。
 
顾焱正欲驾起遁光朝着通天塔去时,忽的心中一动,猛地侧首朝着一处方向望了过去,只见一个生得玉雪可爱的女娃娃,嘴中正嘟囔着,“哎呀,你不要跟着我啦!”
 
这女娃娃约是七八岁,身着一身金红色的衣裙,一头乌发被莲花冠束了起来,眉心一点朱砂痣极为鲜艳,这女娃娃身旁还有一个年岁相仿的男童,生得虎头虎脑,略有些胖,穿着一身虎纹白袍,但路过的修士却并未有人敢轻视他们,都是远远的避开,这男童修为竟已到元丹境圆满,女娃娃更是已至虚神境初期。
 
这男童略皱眉,也小声嘟囔道,“当初是你说要非得要嫁给我的,怎么如今又变卦了!”
 
“哎~”这女孩叹了一口气,正欲反驳时,也猛地回头,望见了顾焱,便面露笑容,腾腾腾跑到了顾焱身前,仰起头道,“焱哥哥!”
 
此女不是他人,正是顾焱大舅的女儿朱瑾,方才顾焱心中有些感应,便有些好奇,他以为是小舅偷溜出来了,没想到却是这丫头。
 
顾焱蹲下身子,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道,“你怎么偷跑出来了?”
 
听闻此言,朱瑾小手一摊,无奈的说道,“好吧,是我偷偷溜出来的,好歹如今我也有自保之力啊,焱哥哥不用担心我。”
 
顾焱笑着摇了摇头,这丫头古灵精怪,此番有她跟着倒也不会无聊,正欲再说些什么时,却见那男童走到了顾焱面前,面色有些阴沉,指着他朝着朱瑾问道,“他是谁啊?!一介凡人修士也配让你称呼哥哥!”
 
朱瑾啪的一声将那男童的手打了下去,“要你管!”随后有些蛮横的说道,“你走吧,不要跟着我了!你也不用担心我,我修为比你高,如今我也遇见我哥哥,自然不会有什么危险,你快回你的十里坡吧!”
 
……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亚尼斯赛后对比赛点评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