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自称成鲁班后人

更新时间:2020-03-17 点击数:

作为一个现代人,又在之前不算短的一段安逸日子里熟识了古代某些行业的基本状况行情,谋生对于我来说倒不算一件难事。

    有时候我自称成鲁班后人毛遂自荐,对那些修葺房屋的大户人家提出一些结构设计方面的建议,起初他们自然认为我是江湖骗子,但我将我所学的现代建筑学思想用古人能理解的语言讲与他们听,    当然游历的同时我不会忘了自己的头等大事。只是这一路下来向各种人打听那样一个奇怪的道人,却依旧一无所获。还好一路风土人情尚好,才不至于叫我过分沮丧。

    一路向西北去,大约过了三个月有余,终于到了陕西边境。我从未到过陕西,虽然对于这样一个历史文化名城早有耳闻。进入陕西境内居然有一座山挡着道。

    我瞬间有了一种“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感觉。这似乎是不知名的野山,但却奇伟异常,真真应了那句话: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

    天色将晚,山上又时时传来虎啸猿啼,我思虑再三,决定明日再启程。结伴同行的几个入陕的人也是这个打算。山下没有客栈,我们便分散各自投宿在几个农家。

    我借宿的那户人家只有一个大叔和大婶在家。大叔大婶都很热情,亲切地唤我姑娘,处处透着西北人的淳朴憨厚。此时已经秋天,夜里寒气重的很。大婶特意做了打暖的猪肉炖粉条,萝卜烧牛肉。还不断往我碗里夹菜。我急着表示自己对她做的菜的赞赏和感激忙不迭地吃。不料刚吃几口,一阵强烈的恶心感觉冲击着我的胃部,我一个没忍住,哇地全都吐了出来。大婶焦虑万分,一边拍着我的背,一边叮嘱大叔给我拿毛巾。我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儿,才觉得舒服一点儿。搅坏了他们的胃口让我很是过意不去。大婶却直到是自己的菜做得太过油腻了些。我解释说可能是自己肠胃受凉所致,近几日自己都一直是这样的状态。

    晚饭匆匆用罢,我们几个人坐在炕上闲聊家长里短。我给他们讲我这一路上上的见闻,各地所遇奇闻异事,当然,我对他们说我孤身出门是为了四处寻亲。在和大叔大婶的谈话中,我知道了他们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儿子,几个月前便应征入伍了。这两位父母很是担心自己家里那一根独苗,我知道战争残酷,不知说些什么好,只得宽慰他们一切要放宽心,此外我得到了一条重要的消息,原来在这座山上有一座古庙,看着名不见经传,香火也不是很盛,但是古色古香,平日里他们烧香拜佛便去那儿。这倒是引起了我的兴趣。这样一座无名却巍峨险峻的山峰上,又岂会放着一座普普通通的寺庙?或者就算那寺庙看着再平常不过了,可是谁能保证这样的陋室里就没有真正的世外高人?过去的三个月里,我已经努力尝试寻找那位道士,可一无所获,也许换个思考角度,会有欣喜的发现。

    第二日早上,我睡得昏昏沉沉,却依旧闻到了门外熬的大白粥的香味。和大婶打过招呼,洗完脸我就凑到了饭桌旁边。大婶笑道:“知道你肠胃不适,特意做了些清淡的,这些都是农家小炒,你将就着吃吧。”我笑道:“婶子您这哪里的话?您这么热情待我,处处为我考虑,我已是感激不尽了。”

    我端起白粥,只是奇怪之前闻着觉得特别香,此刻端着碗在手里却骤然失去了食欲。原该那些看着清脆可人的田园果蔬是很爽口的,此刻却让我没有心情下筷子。我看着大婶期待的面容,一咬牙喂了一勺粥到口中。刚咽下去就好像粥与胃液起了化学反应似的,我又如昨天那般不争气地吐了出来。

    我歉疚不安,恼恨自己怎么这么失礼于人,叫大叔大婶难堪。大婶急忙拿手帕递给我擦嘴,帮我拍着背。我所有的歉意堆在眼里看着她,希望她能懂我不是有心为之,却见大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等我终于平复下来,大婶终于忍不住问道:“我说姑娘啊,恕你婶子我粗人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你,你是不是有了?”

    我沉默不语。我不是傻子,我自然知道她说有了的意思。说实话这几天这般我也怀疑过,只是经由她的嘴说出来,让我心里更加慌乱几分。

上一篇:化出别的一元神

下一篇:没有了